2007年

《环球企业家》-赛维沉浮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07-11-29 02:09:24

仅用 2 年间,彭小峰便由前安防用品制造商一跃成为中国新能源产业的翘楚,但与前财务经理的恩怨纠葛,却让其以更瞠目的速度失去一半身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向来低调的他对本刊首度开口。

11 月一个天空阴沉的早上,本刊 记者在江西吉安市郊一个破败的小院子里找到了齐建华,她在这里雇佣了不到 10 个工人,进行一些劳保手套的加工。我希望她谈谈那位中国新晋的太阳能产业首 富。1993 年时,齐是吉安外贸进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正是她发现了那位叫彭小峰的年轻人,后将其招聘入这家公司的业务科。

彭小峰应该感谢齐给予他的这次机会。彭生于 1975 年,父亲是吉安地区安福县洲湖镇上的一位做服装生意的小商人,他在读完镇中学后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后来,他把自己从这样一个简朴生活之地,发射到在海外资本市场备受追捧的中国富豪行列之中——他的江西赛维 LDK 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 5 月上市,胡润财 富榜将他的个人财富估值为 400 亿元。完成这一大跃进,彭只用了 2 年时间。

彭在 1997 年离开了吉安,辗转到苏州开始做安全防护用品生意。此后,他再也没有回过这家外贸公司。只有我叫他小彭,现在也是。有一年过年时,他带着媳妇到我家来过一次。在摆着许多劳保手套样品的办公室里,齐建华很快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我也不主动去找他,即使有钱也是人家的。闲时,她就和原来的同事们打打麻将。

这个聪明、好学、肯吃苦的年轻人在辞职时曾游说齐建华一起出来闯荡,齐拒绝了。两人的人生轨迹自此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齐所在外贸公司迅速衰落,她本人也于 2000 年退休后开始了现在的生意。彭小峰则在江西的另一个城市新余建立起了一个太阳能产业的帝国。

在新余郊外土地平旷的经济开发区北面,远远便可看到一个巨大的拱形大门,从这里进去,就是彭的紫禁城,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生产基地。多达 6000 多名的工人每天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效率生 产着太阳能多晶硅片,全世界最大的 20 家太阳能公司中有 14 家是它的客户。新余,这个 110 万人口的小城市曾经梦想着成为一座钢铁之城,但在数年前当地钢厂衰落后,它现在则寄望于成为中国的硅片之都。当地政府把赛维作为一号工程来支持,提供

“24 小时保姆服务我刚来的时候全市规模以上企业的销售 收入总和只有 100 多个亿,现在已经达到了 500 个亿,下一步就是向 1000 亿冲刺。新余市委书记汪德和说。

今年 1-9 月,新余进出口总额为 8.5 亿美元,其中赛维就有 3 亿美元。“2005 年时新余在各地市的进出口总额排名里倒数第一,现在已成为全省第二。新余海关关长钟海澄告诉《环球企业家》。在这 9 个月里,赛维还和当地另一家企业为中国银行新余分行贡献了 20 亿元利润中的 1/5

过去的两年中,它还成为各种社会 活动的慷慨赞助者(8 18 日,中央电视台欢乐

中国行在新余举办了庆祝赛维上市成功的演出)。本地的高等职业专科学校开设了太阳能光伏专业,并专门设立了赛维班。这个城市还计划建立中国第一所太阳能学院。当地很多人为了进赛维工作,甚至需要托关系;一些超过招工年龄的人,居然会拿着其他人的身份证去应聘。即使这样,仍有 2/3 的应聘者会因名额已满而失望离去。

新余在江西省中部,从省会南昌要 2 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能到达。当本刊记者在 10

月末的一个周二进入这座巨大的迷宫一样的太阳能工厂时,正遇到工人换班,无数摩托车潮水般涌出厂门,而更多工人则浩浩荡荡地走向食堂。在一个食堂的门口贴着彭小峰的一张贺词,内容是,国庆节期间,设备工程部完成了工厂运行以来第一次综合性全面检修,向你们表示祝贺

    彭在 2005 7 月才开始在这片方圆达 5000 亩的土地上制造他的神话中国太阳能产业原来基本上没有大规模产业化,彭小峰在接受《环球企业家》独家采访时说,我算是这个行业的先行者了。

黄金

    自从 2005 年开始涉足太阳能光伏产业,彭小峰就在试图制定一个近乎完美的企业发展战略,从而让自己的企业迅速成长为硅片行业的 NO.1,并向后来者筑起高门槛。     公司成立之前,彭小峰明确提出了产能目标。第一阶段,产能迅速达到 200 兆瓦;第二阶段,在 2010 年实现 1000 兆瓦以上产能。像所有创业的民营企业家一样,彭勤奋异常,整个 2005 年,他都在欧洲和美国等地飞来飞去,忙着订设备、订硅料、挖人才和预销售。

    赛维正式成立之前,彭小峰到东南 亚、欧美、日韩等国考察,从这些地方低价购入数

百吨半导体级硅片的边角料;与此同时,他还辗转于欧洲和美国之间,一次性订购了多晶硅加工设备生产行业 70%以上的年产能,并且都是最先进的设备。这就注定当时任何希望新进入这一行业的其他人,都不得不面临没有充足生产设备可买的窘境。

2005              年底,江西新余经济开发区的东边,原来大片的丘陵与山地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夷为平地,数个白色的厂房拔地而起,设备在陆续安装,多晶硅原料则被运入仓库;新余市政府从 300 多个硕士中选拔的 7 名人才也已到位并接受培训。

2006              4 月,赛维的工厂正式投产。短短一年时间,彭小峰一手打造的多晶硅片生产基地不可思议地在江西新余竖立了起来,当年便实现销售收入 8.48 亿元。今年 1-6 月,赛维销售收入超 1.7 亿美元,利润 5000 万美元。如此迅速的创富速度让即使是新兴的互联网行业的淘金者都黯然失色。

    但是,彭小峰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根据每个月的产能扩张计划,彭和邵永刚制定了详细融资计划,其细化程度甚至包括每个月产能扩大多少、需要多少资金、何时能够盈利。拿着这张详细的产能与融资时间表,邵永刚开始与多家私募基金接触,给他们讲赛维的故事和美好前景。

    2006 3 月,法国 NBP 亚洲投资基金创始人及首席合伙人王刚通过朋友介绍主动找到了邵永刚,此前这家基金已成功投资了另一家太阳能产业的明星——无锡尚德。当晚 10 点在上海华亭宾馆,两人进行了第一次交流,一直聊到咖啡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5 1 日,在工厂的机器设备调试完全结束后,王刚又第一时间到达了新余。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彭小峰,穿着普通的西装,貌不惊人。彭带着王刚看了赛维的工厂和设备,并与各部门的负责人进行了交谈。在从新余回南昌的路上,两人坐在车里进行了一次彻底深入的交谈。

    王刚抛给彭小峰三个尖锐问题:为什么要做硅片?如何看待 3-5 年后硅片行业的竞争,赛维凭什么能保持优势而不被复制?作为没有任何技术背景的人,你怎么能够做这个行业?

    彭小峰似乎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他操着一口浓重的江西口音,雄辩地给王刚分析了太阳能光伏产业各个环节的竞争态势及存在的机会,讲到激动时,双手同时下沉强调他的意思,然后充满信心地凝视王刚。

    聊完之后我有三个很重要的感觉。王刚告诉《环球企业家》,彭小峰很聪明,他做了很多功课,对太阳能行业非常熟悉;第二,他很有眼光,人家做产业终端的太阳能电池,他不做,反而进军上游产业链;第三,他做了充分的战略准备,不是那种只考虑今年赚钱不考虑明年的人,有较长远的战略规划。

    7 月,NBP 亚洲投资等基金对赛维进行了首轮 1500 万美元的投资;9 月,它又作为主要投资人,联合十几家私募基金对赛维进行了第二轮投资,金额 4800 万美元;12 月,NBP 再次作为主要投资商,联合鼎晖向其注资 2250 万美元。

    他酒量不大。王刚回忆。第二轮私募完成在律师事务所签字后,大家决定庆祝一下,准备了两瓶香槟,王刚说:彭总,预祝你成为未来百富榜上的亿万富豪。彭亲自开启香槟,结果一下子把酒溅到了王刚身上,彭显得很不好意思。喝的时候,开始他说还挺好喝,喝一会脸就红了。有点醉了,说话开始有点不清楚了。王刚说。

    在注资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我们承诺,2006 年全年净利润不低于 3000 万美金,如果低于这个数目就赔偿股份。彭小峰对《环球企业家》说。赛维之所以敢签这份协议,就是因为他已经做过测算,认为没有问题。最终的结果是,2006 年赛维的净利润达到了 3018 万美元。

    赛维有严格的时间表,私募比时间表晚了一天,而在纽约交易所上市则提前了一个月。”——彭似乎喜欢摆弄这些数字游戏。他坚称,赛维的发展并不是奇迹,而是一开始就规划好了所有蓝图:产能、销售和利润目标。

2007 6 1 日,经过 1 年多筹备,赛维终于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募集资金 4.86 亿美元,发行定价达到 27 美元,创造了所有在美国纽交所单一上市的中国企业中最大规模 IPO 纪录。随后,赛维的股价从 27 美元一路上涨,在 9 27 日达到 76.75 美元的最高点,而无锡尚德股价尚在 40 元左右波动,另一家在此上市的中国太阳能企业天威新能源则只有 30 元。赛维的风头一时无人能及。